笔趣芯 > 还是地球人狠 > 第八百零九章 嫉妒让我不做人了

第八百零九章 嫉妒让我不做人了

正经打牌的人不会一上来就甩王炸,同样的,两军对垒也不可能上来就让两军主帅直接掐架。但是黑白的出现完全出乎所有争圣者的意料,一帮子也算有名有姓的狠角色此时隐隐的收缩包围圈将黑白拢在中间。只是他们都不敢上,不说之前挂掉的慈祥奶奶和卡利巴克一行人,光是当初外星人联军战争时的景象就能让他们投鼠忌器。

同样的,黑白也没有将他们当做是一回事,踏出传送门的第一瞬间,他就已经环视了一圈,从感知方面看,没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家伙。就跟他事先想的一样,真正的强者又怎么会甘愿屈居人下呢!

而整个天启星唯一能够让黑白认真对待的也就是眼前的达克赛德和他爹了。

由迦可汗!说起来,达克赛德的老爹也是个狠角色,在漫画中也算是大名鼎鼎了。

倒不是说这位参与了什么大事件又或者对整体剧情造成了什么影响,而是他的实力太过强大。简单打个比喻,如果达克赛德是一名未来注定留名青史的拳坛新秀,那么由迦可汗就是已经腰悬数个金腰带的当代重量级拳王!

原本黑白打算一处传送门连嘴炮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就朝达克赛德的脸上劈刀的,可是当看到由迦可汗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轻轻提刀的手也顺势在头皮上挠了挠。

真不是黑白从心,只不过他还从来没有一次性面对两个霸主级的人物,关键是这位由迦可汗他看不透!

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说起来他之所以一点都不畏惧达克赛德,都是因为他能够看透对方。达克赛德这货确实强大,不光领悟了深层的法则之力,甚至还拥有一双无上神通级别的眼睛。虽然感叹,但也正因为看得懂,所以黑白才知道该怎么对付。

但是由迦可汗不同,那种深层法则之力的气息不停向外昭显着他霸主级别的实力。按理说见过很多高手的黑白不会惊讶的,但问题是这家伙的法则气息竟然是从所未见的。

那是一种黑白完全弄不明白的法则之力,古朴、沧桑,像是穿越时间空间而来的一只洪荒猛兽。你不知道这种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怪兽到底有何可怕之处,你只能在那时时刻刻都紧绷的危险预感中不停提高警惕。

这种感觉很讨厌,让黑白现在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你很强,也很有勇气,至少比这些争圣者都更值得欣赏。”

由迦可汗没有说话,达克赛德倒是双手负后一脸长辈看后辈的表情,弄的黑白有点别扭。顺着达克赛德的话头左右瞧瞧,突然间有点感受到达克赛德的真诚了。

“你投降,我保证成圣之后会对地球人更加器重,并让你当王!”

达克赛德一开口承诺就让黑白感觉这是真的,这种感觉真的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黑白笑问:“你以前是不是也对他们有过这样的承诺?”

达克赛德似乎完全没有在乎那些手下争圣者的感受,不屑哼道:“他们还没有资格得到我的承诺。”

黑白挠了挠脸颊,“老实说,这种被重视的感觉还是挺令人感动的,只不过你大概忽略了一个问题。”

“什么?”

“选择都是双向的,你就算为我爆灯转身了,我也还是要看看你值不值得我选择!”

达克赛德的嘴角挑起一丝自傲,甚至已经有点傲慢的味道在里面了,“除了我,难道你还有其它选择吗?我听说你跟神奇女侠的关系并不好,灭霸?一个连超脱都没有的蠢货。还是说,你仍旧对那个失去了底牌的女人感兴趣?”

黑白再次左右瞧瞧,突然好奇的问道:“话说不知是哪位朋友将福克斯的底牌告诉你的呢?老实说,福克斯有这张底牌连我都不知道。这只能说,在现实中这位哥们儿就认识福克斯,并且福克斯的能力有可能投射到游戏里,这才有这种判断吧!”

达克赛德微微往旁边甩了个眼神,一名……一名明显是虫族的生物站了出来,望向黑白的眼神通红似乎充满了愤恨。

黑白突然有点茫然,咋还苦大仇深的呢?

这名虫族生物似乎经过了多次进化,已经有点人形了,三米的身高,结实的肌肉,黑色的利爪双足,背后锋利的六根骨刺看起来狰狞凶恶。不过那双兽瞳和属于虫族的凶蛮气息并未改变,有点男版安达利尔的意思。

“哼,若不是那个女人,我不至于空有虫皇之名却只能当个孤家寡人!”

这男人的声音说出来还带着点回音,听起来蛮高级的,只是一句话就让黑白有种恍然的感觉。

“噗!呃,抱歉,原谅我。一般我是很严肃不会笑的,除非实在忍不住。”黑白瞬间弯腰笑成了表情包。

这是一个倒霉到让人可怜的家伙,嗯,看来之前自己想错了,并不是说有争圣者现实之中认识福克斯。而是有一个倒霉的家伙进入游戏后降临到了虫皇的身上,原本以为能够控制虫族闯出一番事业,谁知道那些虫族却听福克斯的号令,这才成了光杆司令,嗯,值得同情。

“你看到了,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游戏。哼,争圣之战,不过是圣人的消遣罢了。如果真的公平,为何有的人会带着现实中的能力进入游戏?以众生为棋,这种乐趣才是极乐!但,你真的甘心被掌控,当一枚无关紧要的棋子吗?”

黑白带着点玩味的看向达克赛德,这是想要靠嘴炮击败我?嗯,怪不得成为了最有竞争力的争圣者,竟然有这种想法,完全是主角待遇啊!

“呵呵,其实这已经算是很公平了,你看其它争圣者不也可以使用现实之中的法则之力吗!也许唯一的区别就是运气诧异,他们降临的npc身份有所不同。但在这方面你们也没有什么资格可抱怨,毕竟跟你们比起来,福克斯的npc身份真的不值一提,哪怕是底牌也都因为有我的根基在里面才行。”

黑白说到这顿了顿,突然感觉自己太难了,缓解一下情绪又道:“这场游戏的确是圣人做的局,可这也是一种规则,在某种方面圣人还算是公平的。至少,只要你按照圣人心中的标准去努力,就有希望被注意,也有资格去竞争。”

bet36备用网址器说着又笑道:“用某个宗教教义的理论来说,嫉妒真的是原罪。就像是有些人瞧不起富二代一样,可他们不愿意多想想,人家父母创业获得的财富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父母将更好的生活给孩子不是理所应当吗?那些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嘲笑二代们呢?也许唯一可以吐槽的就是投胎是个技术活吧!你也一样,你表面上反抗的所谓圣人规则,包括想要跳出棋盘做执棋人的理想,说白了还是嫉妒,还是为了自己的自私行为。等你真有一天做了定制规则的人,你的选择可能比当今圣人更加恶劣!”

说到这里达克赛德表情渐渐冰冷,盯着黑白一字字道:“看来你已经做了决定。”

黑白耸了耸肩膀,“是啊,我就是好奇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魅力能够降服众多的争圣者?现在知道了,你没什么人格魅力,那我想应该就是用硬实力压服的吧,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说着一刀劈了下去,这一刀黑白力图打出气魄,所以眨眼间就利用时间法则进行了多次预算,保证这一刀能够劈中。

事实上这一刀也确实给了达克赛德躲无可躲的感觉,但奇怪的是,达克赛德竟然毫无反应,静静看着黑白,眼中有些嘲讽。

叮!吟!

一声金属交鸣不停回响,黑白一脸懵逼的转头看去,由迦可汗竟然伸手握住了他的刀刃!

咦?这里面就有点值得思考的东西了,在黑白看到的未来幻影中根本就没有这一幕,也就是说,以由迦可汗的身体素质,他根本没有办法在关键时刻握住刀刃,至少时间法则本身认为不可能。

然而他确实做到了,为什么呢?

黑白微微皱眉,由迦可汗怒吼声中一拳捣过来,沉重的拳头划过竟是让空间产生了一丝丝涟漪,颇有些拳破虚空的味道。

只是这一拳的速度太慢,在黑白看来也太直白,让他想起了当初一点格斗技术都不会的绿巨人。所以他侧偏了一下身子以作躲避。

砰轰!

这一拳狠狠的轰在了他的身上,剧痛混合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然后整个人打横射出,将一票围观吃瓜的争圣者撞倒。最后砸进了一栋建筑里。

“噗咳咳!”黑白随手将大砍刀插在一个跟着倒霉的争圣者胸膛里,缓缓起身,时间法则开始推进将胸口与内伤迅速治好。

明明已经躲了,为何会……黑白双眼微眯,看着由迦可汗一步步靠近,再瞧了瞧远处得意的达克赛德,恍然笑道:“因果吗?果然啊,能够对抗法则的只有法则,怪不得我之前看不到这种结局。因为这是强加到正常逻辑中的一段因果!”

由迦可汗再次一拳怼过来,黑白这一次没有躲,而是直接一刀砍了过去。同样的道理,你既然抛出了一段因果,那么这段因果诞生之初也自然就出现在了时间法则的笼罩范围之中,所以黑白此时也能够看到这段未来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因果与时间法则相同,都是一种必中的攻击,所以没法躲,只能刚!

砰!

两道身影飞速后撤,彼此划出老远才各自站定,两道深深的痕迹蔓延向周围建筑,龟裂的地面辐射向老远。

一片烟尘过后,由迦可汗重新直起腰杆,像是个不知疲倦的机器。而黑白此时已经是熊猫状态,狂暴凶猛的气魄一下子就炸了出来。

黑白有点无奈,人形的力量不如熊猫状态时强大,像这种只能硬钢的敌人也只能做这种选择。“我收回之前的话,你这个二代确实让人火大,也不知道投胎的水平强的什么程度,有这么个爹!话说你的那双眼睛,似乎也是因为有了因果的帮助才炼制成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