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抗战之我的长征 > 第二百零一章 新兵,心病

第二百零一章 新兵,心病

在根据地那还是没有什么大事,鬼子偶有动换,无非是这个据点的鬼子换防到那个据点。现在基本上已经不会再主动的来根据地侵犯,他们已经没有这个胆量了,他们试图组织大规模的兵力来进犯,八路军部队这边组织更大规模的部队来反击,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他们的数座县城城门被炸,城内宪兵的仓库被掠夺一空。

有时候当兵的和土匪就是一念之间,以前日本人打的有多狠,现在八路军就有多狠。抢粮食那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抢武器,抢物资。

一次战斗把县城现成的军用物资都被抢夺一空,这不是一个小的灾难,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灾难。日本人几乎无力再进行下一次战争,但是八路军获得了一次比较长时间的喘息,等气儿喘匀了,那就是下一次的进攻了。

“现在部队进行的还是很顺利,粮食也都种下去了,就等着雨水往下一降,粮食成熟。”

参谋对此很期待,团长呢?在一旁喝酒。反正他们忙完了就是喝酒。

“等吧!这日子还长着呢。你们愿意种点儿蔬菜呢,自己开地。不愿意种呢,那就薅点儿野菜自己吃。”

地是种下去了,未来还需要很多时间和功夫来呵护这些幼苗的成长,等到秋天来一个大丰收。

其实蔬菜这个东西家家户户都是有种的,基本上都是可以满足自己的吃喝。部队每天需要的基本上是好几家整个菜园子里所有收成了,蔬菜这个东西靠部队自己解决。

吃喝拉撒嘛,现在只是把吃解决了,喝的话喝井水。拉到地方已经规定了,会定期有人去那里积肥,这东西完全解决了,其他的也就都解决了。

“不过你买这么些粮食,你吃的了吗?都囤到山沟里,除了你和旅长,谁也不知道你存了多少。”

“那是,这玩意关键时刻可是救命的,我多囤一点怎么了?”

这些粮食更重要的是为了1942年准备的,那个不管从经济和战事都十分困难的年代。那时候基本上国共两党除了脸上没有撕开,其他的都已经撕的差不多了。

“那也不用这么多吧,地方的同志又不是不能征粮,等根据地的老百姓多了,也就能养活了咱们了。”

根据地的老百姓能有多少?能达到5比1的数量就不少了,这中间可有着不少水分,一种是能收的,一种是不能收的。其中不能收的居多,为什么不能收?因为他们的生产收获很少,光他们自己还吃不饱呢。你要是狠的下心来你就收,国统区那个税基本上快一天一收了,人家才能发那么多钱征那么多兵啊。

现在的人口远没有达到后世的14亿,特别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战乱,只不过现在的人口普查依旧是按照清末的数据,名义上是四个亿,但是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多了。日本人在华北使用了细菌战,化学战,人口密度已经被摧残的达不到使用细菌战的条件了。

“不至于这么少吧?”

“我不是进行了一次调查嘛,根据换算比的话,咱们的部队控制下的百姓勉强才能达到部队的五倍。如果粮食生产面积也是这么大,或许就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了,粮食生产面积并没有预计的那么大,只是预计的三分之一。”

这是一道很简单的算数题,是个人就知道现在面临的困难有多么困难了。困难当然还是有的,只不过现在面临的困难远远还没有达到不能解决的情况,所以现在韩城才主动和任何一个来询问的人来讲清里面的利害,这是战争逼着他和战士们算这笔账啊。

“那这么说,根据地根本无法供养这么多的战士?”

“不是养不起,养起了,那么老百姓都要去饿死了!还征粮,征的粮食无法满足任何一只团级部队。”

生产工作自然是要放在首位了,之前是就敌于粮,但是敌人不主动出击了之后,部队的收获可就没有那么多了。虽然根据地能够自产枪械弹药,但是上级不允许把自产的枪械售卖,只允许进行内部消化。

但真正的内部消化的又能多少呢?根本没有多少,缴获的枪械对于已经成建制的部队根本无法使用,因为这样的部队讲究的是统一性。部队里有了不同的枪就要配备不同的弹药,这样对于后勤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关于部队机枪口径统一的事情旅长是怎么想的?”

“旅长倒是没有说什么,他是让各部队过来交了一份报告。”

“一步步来吧。”

现在的部队看起来实力强大,实际说起来并没有多么厉害,武器弹药虽然说都能自给自足。但是实际上来说,一旦遇到大规模的战斗,战斗时间一长,劣势就出来了,修械所的弹药完全供应不上他们的消耗。

白求恩大夫其实来过这里,只不过因缘际会,两个人神交已久却没有见面。韩城也是非常遗憾,没有能够亲切的交谈一下,顺便互相赠送点儿礼物。

现在医院里所用的酒精都是用粮食酿造出来的,等到甜杆出来之后,我就不需要用粮食来酿,完全用高粱的甜杆儿来做。

“给几位团长说一下,没事别到处乱打,医院里面伤兵那么多,多练一下兵,你们减少伤亡,我们这边也轻松一些。”

部队的主动出击几乎已经成了传统,每一个新的部队出现之后,首先一个传统就是主动攻击日军,只要能够造成伤亡就可以了。

先不提他们能不能在战争中学到什么东西,新兵在战场上的伤亡率是很高的,但是这必须要他们适应。如果他们不能够适应这样的环境,在后面更加残酷的战斗中就更加容易牺牲。

部队的训练都是难上加难,无论训练怎么困难,但是真正的战场环境又怎么会是训练时的那样?无论如何他们也要上战场,因为这是体现他们训练成果的最好办法。

“这个事情其实不止你说过,旅长也是说过的,师长对此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说减少这样的次数,然后用专业部队来护卫这些新兵。”

上级领导都是从专业的军事院校出来的,这些新兵可真成了心病了,不经过战争洗礼,新兵怎么成为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