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一百零一章 来自父亲的凝视

第一百零一章 来自父亲的凝视

小黎朝林黛雨指了指,然后又朝张弛摆了摆手,她开车先走了,一是不想让邱东晴知道车是自己让人拖走的,二是误会了张弛和林黛雨的关系,觉得这对年轻人之间好像有点什么,自己就别耽误人家了。

  郑晓雯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答应跟妈妈回家之后,专门来到张弛和林黛雨的面前向他们道别。

  张弛蹲下向她道:“雯雯,以后有什么事,你就……”他本想说让雯雯找自己,可他现在居无定所,让人家小孩子去哪里找自己?

  林黛雨理解他的处境,柔声道:“你就找我,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张驰哥哥。”

  郑晓雯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离去。

  一场风波总算平息,张弛向林黛雨看了一眼:“谢了!”

  林黛雨道:“你居然认识雯雯。”

  张弛叹了口气,简单解释了一下,林黛雨这才搞清楚郑晓雯的家庭关系,越发同情起这个小女孩来了。

  张弛问她在这里的原因,林黛雨将自己趁着这段时间担任星光小学社会辅导员的事情说了,她就是这所小学毕业的。

  林黛雨道:“三天后就能查高考成绩了。”

  张弛知道她是一语双关,笑了笑道:“无所谓啊,一时的成绩代表不了一生的成就。”

  林黛雨将他的这句话解读为他已经为不久以后的失败做铺垫,林黛雨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

  她也不相信张弛会创造奇迹,一个在高中的学习全过程中保持倒数第一的人,在高考中会发挥出色战胜自己,玄幻小说也不敢这么写。

  林黛雨准备离开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对了,22号下午,刘文静在工人文化宫组织同学聚会你去吗?”

  张弛道:“她没请我啊!再说我跟她也不是一个班的。”

  林黛雨笑了起来:“同年级的好多人都去,再说了,人家就算想请你也不知道去哪儿请你,你现在住哪儿?有联系方式吗?”

  张弛最近仍然住宾馆,他对自己的高考成绩非常自信,认为考上大学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如果考上大学,他就不会呆在北辰了,他想去外面看看,看看更大的城市,见识一下更大的世界。

  这样租房子就没有了必要,张弛准备等成绩出来之后,再做一个正式的规划,当然还有他乌壳青的丹炉,他必须拿回丹炉,等取回丹炉,再去寻找一个相对固定隐蔽的炼丹之所。

  张弛道:“你带笔了没有?”

  林黛雨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钢笔,张弛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锦江之星的卡片,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自己的联系地址和联系电话,地址是具体的房号,电话当然是要通过前台转的。

  林朝龙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女儿和张弛在一起的场景,这次不等他吩咐,老徐就放慢了车速,林朝龙瞪大了眼睛看,他今天本来就是约好了来接女儿的,可没想到又见到女儿和张弛站在一起。

  林朝龙道:“老徐,他们在干什么?”

  老徐从空气中都感觉到一个父亲的紧张,透过墨镜看了看,恭敬道:“他好像给了小姐一张名片。”

  “他有什么名片?”林朝龙心想名片还是明骗?我聪明伶俐的女儿难道会被这个不起眼的小子给骗了?不可能吧!他掏出手机,隔着车窗偷偷拍了一张两人在一起说话的场景。

  老徐从反光镜中看到他的举动,不由得想笑,可又不敢当着林朝龙的面笑出来。

  林黛雨此时看到了父亲的车,她微笑着朝着车的方向招了招手,然后礼貌地和张弛道别,转身一路小跑向那辆辉腾车跑去。

  张弛朝车看了一眼,他认为这是一辆帕萨特,汽车驶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看到了里面朝他挥手道别的林黛雨,也好像看到了林朝龙,心中有些奇怪,这林朝龙八成是个妻管严,赚的钱都让他老婆给花了,他老婆坐宾利,他只能坐帕萨特,那么大一集团董事长也不嫌寒碜。

  林朝龙虽然心中泛着嘀咕,可途中一句话也没问,在女儿这种年龄,正是叛逆的时候,容易曲解父母的好心。回到家里,林朝龙看似体贴得主动为女儿拿书包,让她先回房沐浴更衣。

  却在女儿上楼之后,他手脚麻利地打开女儿的书包进行检查,希望能够从中找到答疑解惑的蛛丝马迹,林朝龙很快就找到了那张名片,确切地说根本不是什么名片,是宾馆为了方便客人留下的地址卡片。

  林朝龙看到上面手写的房间号和房间电话,拿出手机拍了一下,然后迅速又将名片放归原位。他的行为被刚刚从外面回家的黄春晓抓了个正着,黄春晓有些奇怪地望着他:“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林朝龙就像是一个盗窃被人抓了现行的小偷,老脸有些发热,幸亏是被老婆看到了,如果是被女儿发现,岂不是要颠覆他多年经营起来的值得信赖的高大形象。

  林黛雨又从楼上下来了,回到房间才意识到自己把书包落在客厅了,她从小就形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每件事都做得井井有条,每一样东西都会放在专属的位置,她不喜欢杂乱和无需,她习惯于在规则下生活。

  林朝龙背着女儿向一脸困惑的妻子眨了眨眼睛,两口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最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

  黄春晓道:“女儿,回来这么早?”

  林黛雨笑道:“妈,我爸去接我了。”她拿了自己的书包向电梯走去。

  黄春晓开口想问,林朝龙已经起身走入了书房,黄春晓跟着走了进去,她把书房的房门掩上,很少看到老公的脸阴沉成这个样子,黄春晓道:“出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啊!”

  林朝龙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刚拍的照片,拿给黄春晓看。

  黄春晓看到女儿和张弛站在路边说话,白了林朝龙一眼道:“这能说明什么?他们是同学啊,路上遇到了说说话不是很正常?”

  她认为丈夫明显小题大做了,这么大一企业家,怎么在对待女儿交往的问题上心眼这么小。更何况女儿的自身条件那么优秀,怎么可能看上张弛那小子。

  林朝龙翻了一页,把那张锦江之星的卡片凑到妻子面前。

  黄春晓愣住了,酒店卡片,手写的房号清清楚楚。她咬了咬嘴唇,也有些担心了,小声道:“你怀疑……”

  林朝龙皱着眉头道:“其实我知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小雨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上这小子的当。”

  “那你担心什么?”

  “你是不知道男人要是坏起来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林朝龙说完,马上觉察到黄春晓双目中瞬间流露出的警惕,他苦笑道:“我可不是说我自己。”

  黄春晓冷冷道:“你也一样!”